在岛国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之前,严格控制时事的消息比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更加严格。

最近,这个岛国颁布了新的互联网新闻信息管制条例,对发布当前政治新闻的媒体施加了相关限制。

一些分析师认为,随着岛国第19届全国代表大会的临近,岛国对当前政治新闻的控制措施已经开始加强,甚至比第18届全国代表大会还要严格。

6月1日,岛内正式实施《互联网新闻和信息服务管理条例》,继续加强对互联网新闻编辑、出版和转载的控制。

根据规定,新闻信息是指当前的政治新闻信息,包括对政治、经济等社会公共事务的报道和评论,以及对社会突发事件的报道和评论,必须“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而持有许可证的主体“必须是在中国境内依法设立的法人”。

同日,岛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网上音像节目创作和播出一分钟抽奖奖励管理的通知》,限制互联网平台上的视频节目、微信公众号上的音像节目和当前政治新闻。

海外multidimensional.com“卢拉”6月7日签署的评论称,距离岛国第19届全国代表大会还有不到6个月的时间,岛国的意识形态控制措施正在有意开始加强。

这一次,大陆发布当前政治新闻的权力被收紧,这也意味着该岛已经开启了一种“全面”的控制模式。

根据这篇文章,这个岛国的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也采取了类似的行动。

当时,采取了控制和引导的双重战略。

今年5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客座教授萧强介绍了大陆箝制及审查言论制度,并用“赵家人”、“自干五”等网络流行词解释中国民众对岛国管制网络言论的不满。今年5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客座教授肖强(Xiao Qiang)介绍了大陆的言论约束和审查制度,并用“赵家”、“个体户五人”等流行网络词汇解释了中国人对台湾控制网络言论的不满。

他说:“如果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真的被允许,这样一个撒谎的政权就不会存在,可能会有重大的变化。

朝鲜对此心知肚明。否则,它为什么要这样治理?

“今年是恐怖袭击28周年。

在这敏感的一天,岛国已经加强了整体网络监控,例如删除微博上的帖子,封锁或删除微信上的群组,以及禁止海外用户发送地图。

外界认为这是该岛最严重的“堵塞”。

这也意味着所有“负面”信息将在岛国第19届国会前被“封锁”。

近年来,岛国颁布了许多法律法规来控制互联网。

2014年8月,这个岛国的国家信息办公室加强了对互联网的严格控制,发布了“10条微信”条例,其中一条规定普通公众号码“禁止发布当前政治新闻”。

国家新闻办公室限制了互联网用户的自由,并遭到公众的强烈反对。它认为这个岛国“保护人民胜过保护四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