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名华裔美国人在北京捍卫权利,两个年幼的孩子被迫离开中国

美籍华人林晓珍和他的双胞胎儿子在北京请求帮助,在“十九大”前被广州当局强行绑架并驱逐出境。

她病了,身无分文,在中国香港的街道上生活时被人道主义机构解救,并移居韩国。

广州当局派林晓珍和他的母亲到中国香港,以实现“十九大”零请愿,并派便衣在他们抵达中国香港时跟随他们。

林晓珍告诉记者,“现在在韩国,韩国外事警察一直在中国的压力下劝说我不要在韩国示威。

美国领事馆日夜加班,在一周内准备好孩子的护照。

“她不必担心岛上拿走孩子护照的威胁。

官员们已经在广州请愿半年多了,之后林晓珍前往北京寻求帮助以维持稳定。

到北京后,她的上访材料先后被广州市驻京工作组和广东省驻京工作组受理,并且被告知领导们一直很重视她的事情。抵达北京后,她的请愿材料先后被北京广州市工作组和北京广东省工作组接受,并被告知领导一直非常重视她的事务。

然而,从2016年3月开始,广州派出数百人前往北京监视她或劝说她返回。据说已经花了100多万元人民币来维持稳定。

为了打造19项“稳中求进”的成果,广州政府自8月以来一直通过各种违宪行为非法“稳中求进”。

9月29日,十几名广州市公安局人员来到北京市丰台区,闯入林晓珍的住处,并向她送达了“驱逐出境决定”。

“我在决定上写了‘该决定伪造事实’,在它完成之前就被抢劫了,而且不允许我签字。

他们抢走了我的护照,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并在两个两岁多的孩子面前铐上了我。

”她悲伤地说。

林晓珍说,她一向纪律严明,从未受到行政或刑事处罚。10月2日和5日,广州市公安局(市局综合管理支队雷霆队)执法人员也指示她写“上告上级的理由”、“上告上级的理由”和“解决上告问题的要求”,并表示她将把材料提交广州市政法委协调解决上告上级的申诉。

林晓珍说:“10月13日之前,广州市政法委维稳部张主任和广州市中级法院信访科(立案科)仲婷院长分别与我进行了会谈。他们代表市委一再承诺彻底解决我的上诉,并确定了基本解决方案。

“林小珍和他的两个小儿子在韩国接受了人道主义援助,并被暂时重新安置。

(林晓珍提供)在林晓真准备返回广州解决问题的时候,暴力绑架强行驱逐出境,10月14日早上6点左右,广州市公安局警察冲进她的住处,暴力绑架了她,将她的手、脚、脖子绑在救护车上的担架上,并把她送上了京广高速列车。

她已经康复两个月了。上车前,医生给她量了血压,高达200毫希。

她的身体还没有从怀双胞胎时引起的并发症中恢复过来,但是她必须忍受将近10个小时的车程。警方还在高铁上把这两个孩子从母亲身边带走,这给孩子们带来了严重的精神伤害,也给林晓珍造成了严重的身体伤害。

在这起暴力绑架事件中,北京警方从未出现过。广州警方如何在北京独立执法?她感到非常怀疑。

此外,广州市公安局一直强调有必要将她带回广州解决她的上诉。

关于强制驱逐360名国家彩票中奖者以询问他们的退出,根本没有发出任何通知。

当火车即将到达广州时,广州出入境官员张世彬出示了工作许可证,并告诉他们,他们正在执行强行驱逐她的任务。

她认为这种实施过程是非法的。

生活在外国,她很幸运能得到人道主义机构的援助,因为这两个孩子还没有完成他们的美国护照。为了和孩子们一起旅行,她提议离开中国香港,并请求广州市政府给予人道主义援助,但遭到拒绝。

他身无分文,只能在中国香港的街道上生活。在人道主义机构的援助和资助下,他搬到了韩国,现在被安置在一个保护受虐待妇女和儿童的“收容所”。

林晓珍说:“我将通过国内外各种渠道举报、指控和揭露广州政府的不人道和违宪行为。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0月启动了司法再审,以迫使高危患者对诉讼做出回应。林小金怀双胞胎五个月,曾威胁过早分娩,并被广州重度孕妇保护治疗中心收治。

在医院里,血压飙升,几乎失控。成年人和胎儿都处于危险之中。

在她住院的第三天,广州中级法院在关键时刻启动了一个拖延已久的司法案件。

林晓珍说:“为了掩盖在我无法回应诉讼时的错误判断责任。

这是一起普通的文物民事纠纷。由于二审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广东省高级法院下令广州市中级法院再审。

她说:“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三人都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启动再审程序,每天骚扰和欺负高危患者以应对诉讼,欺负住在重症监护室的孕妇以出席庭审。”。

“林小珍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医疗证明、延期审理的申请和暂停审理的申请。

当她不能出庭时,法院无视她,举行了一次庭审。法院维持原判,但没有处理她提交的证据。

“在这种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我的病情迅速恶化,胎儿保护失败。

在取出胎儿的紧急手术中,两个孩子都不能呼吸,成人和儿童都通过急救得到了拯救。

两个孩子现在都有严重的后遗症。分娩后我仍然处于高风险状态。

”林小珍说道。

几天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出访亚洲五国,届时林晓晨将在韩国举一个标语牌,抗议“十九大”期间的全国暴力事件,并揭露广州政府的反人类违法行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