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指期货是“背叛者”还是“救世主”?

水皮·水皮的杂谈,一家人的话,听得既明又暗,偏听得又暗。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主席刘诗雨非常关注市场的一举一动。

12月18日,他在主要贸易公司的大会上发表了这样的讲话。证监会将站在国家战略的高度,大力加快期货市场的发展。将来会有持续的好消息。

每个人都对这句话充满向往。

23日下午,刘诗雨和副董事长方星海前往上海陆家嘴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进行调研。记者们在现场,询问他们是否是来调查股指期货自由化的。方星海问,“谁说的?”谁说的?没人说!但这是市场的想法。

这是因为两位主席去了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中国黄金交易所的主要交易品种除了国债期货之外,就是股指期货。

股指期货上次吸引如此关注是在2015年股市崩盘之后。

众所周知,当时成千上万的股票下跌,股指期货一度成为公众批评的对象。

股指期货作为救市措施之一,成为当时的热门话题。

事实上,股指期货成为幕后黑手的不仅仅是中国。1987年美国股市崩盘后,美国财政部长布雷迪将矛头指向了当时的美国股指期货。当然,这是一种变相的阴谋论。如果你相信这一点,那就是“太年轻太简单了”。

1988年,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这一指控实际上是一种猜测。

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莫顿·米勒(Morton Miller)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称美国股市崩盘与股指期货无关。相反,股指期货可以吸收流动性,规避风险,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现货销售的压力。

这是美国的经验。当然,中国有自己的特点。

我们股灾发生之后,大家异口同声地谴责股指期货其实还是有原因的,一方面中国的股指期货生不逢时,推出的时候正好是中国的大熊市,连续几年的熊市下调,大家就说你看股指期货推波助澜,实际上这个逻辑上是解释不通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2014年、2015年的牛市怎么来的呢?第二,股指期货有一个功能叫套保,大机构如果在现货市场上大量买入股票之后,它理论上它在股指期货上的开仓基本上是空仓,这也导致大家认为股指期货是一个罪魁祸首;第三个方面,跟股指期货在中国交易特点有关,股指期货主要还是机构在做,散户因为门槛比较高,没法做,所以散户是充满了怨气的,更愿意把股指期货当成一个替罪羊。

事实上,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内幕。在上一轮股市反弹之前,中国黄金交易所主席曾前往水皮办公室与我们讨论推出迷你股指期货的可能性,即降低股指期货的门槛,让普通散户投资者也可以考虑参与。当然,由于这些尝试在股市崩盘后消失了,我不知道将来是否有机会从头开始。

简而言之,在股市崩盘期间,股指期货成了死水一潭。

事实上,如果当前市场是正常的,我们应该给股指期货一个正常的位置。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股指期货将很快被取消。我认为这本身会有一个过程。

此外,我亦提醒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注意个别股票与股指期货指数的差异,以及中小型散户投资者和机构的交易权的差异。更重要的是,应该注意到股指期货可以在同一天反转,即T+0和现货市场T+1之间的差异,特别是现货市场没有机制做空。股指期货有一个机制可以做空。这些差异需要注意。

当股指期货的交易功能在未来缓慢恢复时,最好综合考虑所有这些因素。这样,我认为投资者,特别是散户投资者的投诉会少得多,他们真的会愿意接受赌博的失败。

现在每个人都愿意赌博,但拒绝让步。主要原因是他总是觉得不平等,太多不平等,对我不公平,而对散户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实际上并没有实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