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于2018年建成的电子投标平台已经过验证

非法”十多年来,电子投标平台终于利用“互联网附加”并开始迅速发展。

7月3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建立统一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通过管理创新促进资源高效透明配置。

这意味着互联网上的信息共享机制将彻底改变传统的招标模式。

事实上,7月底,中国招标投标协会正式推出了全国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网站。

“以‘互联、公开、共享、透明’为服务目标的国家招标服务平台网站的开通,将作为中国未来电子招标服务平台与监管平台之间的信息联络枢纽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招标投标协会执行副主席任龙说。

在政策的支持下,电子招标系统的研发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中国发改委副主任、党组成员林念修在中国“互联网加”招投标发展论坛上表示,他将努力在2018年前形成全国互联互通、信息共享的电子招投标系统网络。

“准备出发”持续了十多年,曾在2012年想要放弃。

北京朱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孙文健在谈到实施电子招标的困难时,表达了深切的情感。

当时,既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也没有支持电子投标的高层政策。长期的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阻碍了电子招标系统的研发公司。

更糟糕的是,“资金申请极其困难。

例如,开发一个产品的成本是100万英镑,而一般维护基金只有10%到20%。

然而,一旦涉及标准变更等政策变更,更新的难度几乎与重建新平台的难度相同。这些维修资金远远不够。

”孙文健说道。

孙文健进一步举了一个例子。例如,新政策于1月1日实施,但从技术角度来看,投标系统的平台升级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那么,进入投标平台的企业是遵循原有政策还是必须推迟投标直到平台升级完成?“这其实很尴尬,因为没有政策支持,这期间这个平台相当于非法运营。

但是,在引入电子招标投标方式后,明确规定在这种情况下,新老交替有6个月的时间,为我们的运营和维护提供了政策支持。

”孙文健说道。

2013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国务院七部门发布了《电子招标投标办法》,全面规定了系统架构、互联互通、信息共享、交易安全和监督管理,为电子招标投标活动提供了重要的制度保障。

不仅如此,在国务院考虑整合建立统一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工作计划中,也明确提出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应逐步从依托有形场所转向以电子平台为主,公共资源交易的全过程应基本电子化。

中国的电子招标从最初的应用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新阶段。

政府推动的公私合作给这个新兴产业带来了更多的机遇。

然而,尽管政策支持带来了信心,但也带来了新的标准。

电子招标公司也面临着全面升级和对接新政策的考验。

“这实际上相当复杂。

宁夏友联新宇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伟表示,“原有的技术联网等都需要全面升级。

“这些升级需要在2016年12月31日前完成。

事实上,像宁夏友联一样,大量电子招标系统研发公司也迎来了新的机遇。

“我们也看到了这个机会,直到2013年,整个团队才从宝钢分离出来,成立了一家新公司。

上海赵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许由表示,该公司是首批电子招标交易平台的试点单位。

电子招标系统的自主研发公司正面临着巨大的发展,国有企业的网络招标平台也逐渐打开了原本紧闭的大门。

“事实证明,我们的竞标都是基于我们自己的资源库。

经过多年的积累,这个资源库拥有大量的供应商。

但现在我们的投标已经开放,通过资格预审门槛已经降低。只要有好的产品,我们就可以参加投标。

今后,我们将与国家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网站对接,真正向全网开放参与。

”中石化国际企业有限公司招标部主任张勤介绍道。

逐渐形成的“传统招标相当复杂,从招标采购到招标、开标、评标,都是纸面操作。

例如,要购买标书,我需要从上海飞到北京,然后在购买标书后飞回上海。

有时有许多投标公司,他们不得不排队,这需要很多时间。

投标和开标甚至更麻烦。有时候投标文件本身就有两个手提箱。

每个企业都有这么多文件,可以想象开标会很慢,有时间的话要花一整天唱标书。

”许由说。

但是,电子招标后,传统的招标模式将逐渐转变为依靠互联网平台和内置招标标准的电子招标采购交易服务模式,从而使招标采购活动更加高效、节能和环保。

此外,交易系统和监管系统今后将与监管机构全面连接。招标过程中存在的诚信问题和质量问题可以记录在系统中,大大减轻监理机构的工作量。

但是,林念修表示,现有的电子招标投标仍然面临发展不平衡、信息共享、体制机制不健全、安全性不完善等突出问题,制约了电子招标投标的广泛深入应用。

“互联网时代的信息共享机制将引入招投标行业,构建全过程、动态、立体的信息共享系统。

该系统将通过技术手段在交易平台、公共服务平台和监管平台之间建立高效的信息流,使招投标交易信息对公众和监管平台公开透明,有效规范监管行为,提高监管效率。

”任龙说道。

互联网的最大特点是“跨境共享”。

这一理念引入到招标采购行业中,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建立跨地区、跨行业、跨平台的信息共享体系,打破滋生贪腐的信息黑箱和孤岛状态,营造真正意义上的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竞争环境。当这一概念引入招投标行业时,其最大的意义在于建立一个跨地区、跨行业、跨平台的信息共享系统,打破滋生腐败的信息黑箱和孤岛,创造一个真正开放、公平、公正的市场竞争环境。

发表评论